<track id="pnprp"></track>

        <noframes id="pnprp"><pre id="pnprp"><strike id="pnprp"></strike></pre>

          <del id="pnprp"><ruby id="pnprp"><var id="pnprp"></var></ruby></del>
          走進司崗里

          素舸欲沉威濟物,霜刀曾斷福沾人——刀舞

          瀏覽次數 1545 2019年07月15日 11:23:56 族印司崗里

          佤族的歷史從來都是靠口口相傳,因為他們沒有發明文字,父傳子,子傳孫,這樣一代代傳到今天,到最后就成了一部《司崗里的傳說》。 

          司崗里的傳說中唱到:“神說,如果我(佤族) 砍頭,就不讓洪水漲,如果不砍頭,就五年漲一次洪水。我們從此供頭、剽水牛、供牛頭、谷子才長得好......我們種的地都好......飯也好吃。





          這樣的傳說使得佤族人認為要用最高貴的祭品(人頭)去供奉鬼神才能保佑村寨的平安,后來便逐漸形成了“獵頭祭鬼”的習俗。





          人頭祭祀的主要來源是獵頭活動(由數人伏于道路草叢中,對行人進行伏擊,獵取人頭)。在進行獵頭前,族人要在村寨里挑選幾名勇士,再優選一名頭領,最后由魔巴(引導人與神靈對話的祭師)殺雞看卦,選擇獵頭的方向和對象,再由部落頭人設酒席為勇士壯行。



          獵頭的對象主要是敵對部落、異族人或過往的馬幫商客等,所以在獵頭時節(春季和秋收之前),阿佤山就成了一個恐怖地界。


          獵頭祭祀并非佤族獨有,但佤族卻是最后的終結者。

          獵頭祭祀是佤族歷史中不可忽視的一環,但它只存在于某一特定的歷史階段。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人類文明的進步,這類原始、古老的祭祀活動必然會被淘汰。

          其實早在明清之際,獵頭祭祀就開始逐漸消失。直到1958年,西盟反革命叛亂被平息后,獵頭祭祀的習俗便正式消散在歷史長河之中。


          在如今這個文明且物質豐富的時代,我們再也見不到這類原始的祭祀活動。不過,在云南滄源還有一個地方以藝術的形式保留、傳承著這些遺失的文化。《族印司崗里》正用最生動的表現形式演繹著佤族最原始、真實的社會文化和習俗。

          這里至今還有關于“獵頭祭祀”的舞蹈演藝,在劇目《刀舞》中,深刻形象的展示了佤族男兒的彪悍和狂野。     


          在佤族獨有的亡靈祭祀樂器——“We”和孤兒琴聲的渲染下,整個劇場都沉浸在一片凄涼和沉寂的氣氛中,這樣的氛圍仿佛能把人帶到過去的獵頭現場,更能在勇士們的臉上看出他們當時矛盾的心思:為了生存,他們迫切需要斬殺他人來保證谷物的豐收和村寨的平安;同時他們也因一條條鮮活生命的消逝感到愧疚與不安。


          舞蹈中,勇士們圍著“祭品”,時而站立,時而跪地,雙手持刀來回舞動,好像一不小心就會刺中身邊的人,場面驚險環生。

          高潮部分,勇士終于“砍下”人頭,場上充斥的只有觀眾的驚呼與唏噓......


          佤族舞獨有的文化傳承,

          如春日的播種,給人以希望;

          如夏日的木鼓,給人以澎湃;

          如秋日的祭祀,給人以驚嘆;

          如冬日的夢婚;給人以凄美......


          我想,這便是佤族舞蹈的魅力所在,這獨有的氣質只屬于它,也只有在親自領略過后才能深切體會。

          觀看過《族印司崗里》的人,或許唯有夜深人靜時,才能回想起佤族祖祖輩輩的心血和那被無數人傳唱的史詩和那一幕幕“復活”的歷史......因為對于歷史來說,只有純粹的心思和無擾的環境,才能真正體會吧。


          二維碼
          微博
          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請點擊以下鏈接升級瀏覽器 chromefirefox
          暴力强奷漂亮女同学姝

              <track id="pnprp"></track>

                <noframes id="pnprp"><pre id="pnprp"><strike id="pnprp"></strike></pre>

                  <del id="pnprp"><ruby id="pnprp"><var id="pnprp"></var></ruby></del>